金刚装甲腾格里沙漠行(飞车怼鸡窝坑保险杠安然无恙)

金刚装甲腾格里沙漠行(飞车怼鸡窝坑保险杠安然无恙)

沤浮泡影 金刚装甲 7月13日

点击上方蓝字(沤浮泡影)关注我们

喜欢的欢迎转发,口水体记录生活点滴


看文章之前先声明

此次沙漠行

有草的走的牧民道

经过牧民同意的

勿喷

沙漠里只留下轨迹

没留下一片垃圾


腾格里沙漠

中国第四大沙漠

此次出行

有几个车友横穿过巴丹吉林沙漠高沙区

有点藐视腾格里

轻敌致命

每辆车都有一定损伤

后悔哦

我们集合点定在宁夏中卫

金刚装甲在成都培训完代理商

开始集结三辆车

慢节奏走国道前往中卫



开双龙野路子多

很少有装逼改装的

看这三辆车对待铁锹的方式就能看点名堂出来

这是一个老顽童

60后

拥有八零后的激情与洒脱

让我这个拥有60后迟钝的80后

汗颜

铁锹打眼直接固定在防撞梁上

死活不穿裤子

即使喷了金刚装甲

并放出狠话

穿上保险杠

保准回不来

会脱在沙漠里

封号:西毒钧瓷

闲暇时间改改避震

双龙荣威改的有点炉火纯青的意思





这是另一个60后

拥有90后火辣叛逆我行我素的心

红色刺眼拉风的爱腾

进沙漠扛着行李架的老大哥

酷的无以伦比

一身美国大兵行头

帽子还是二战牺牲士兵的遗物

铁锹固定在行李架上

结局自然是后悔的

行李架只适合普通越野路使用

双龙车友

封号:良子

诗人一枚



好吧

接下去这车是我的

毫无装逼素材可言

自打结婚后

对自身形象从未打理过

胡子杂乱无章

衣服破洞成打

裹起破布扎带一扎

铁锹秒融车顶

这就是金刚装甲的主人

双龙车友

封号:东邪洗车宝

站在车顶的是金刚装甲一线测试员

木匠大师一枚

双龙车友

封号:大象

逢车必踩

测试钣金厚度

国产车的朋友不用自卑

神车丰田车顶引擎盖很薄

和国产车差不多

没有喷涂金刚装甲

一踩一个坑

何况此人是大象

这位是打酱油的

金刚装甲喷涂技师

决定把此次唯一进沙的汽油神车踩在脚下

不知会不会被打

身上溅满金刚装甲

问题不大

我好安心

自从上回西藏无人区

水箱整漏

牦牛屎救了我

于是无人区逢屎必捡

何况是洁净的骆驼屎

摆一摆

拜一拜

这是双龙车友

封号:中明盛

活跃在中国西安

修车技师

怀揣越野心

听到我们中卫集结

二话不说上高速

开心的是回族同胞开斋节

高速免费

难过的是忘记装护板

刚进沙漠

还未到达腹地

怼坑里

水箱漏一地

算是为植树固沙做贡献

还是算乱洒防冻液污染沙地

很是心痛


掏出仅有的半罐AB胶

修好水箱

就这样自己喝一口给车喝一口

不醉不归的劲头

一路杀回西安

走的时候

我怎么眼角有点湿润

真应该就地绑起来不让走

这可是唯一真二八经懂修车的主

这是有史以来

全球最牛X的双龙

金刚装甲附体

坚不可摧

配上金刚装甲涉水喉

外加集沙杯

这主人

双龙车友

封号:包包包子

就是很有福气,无论何时的都有肉吃的主

我也没想到我的姿势有点销魂

迎来这东西南北贯穿巴丹吉林的沙漠向导

过来合影

这主便是双龙车友

封号:北丐铁匠

打一手好刀

罗布泊/哈拉湖/巴丹吉林向导

隐居在酒泉

以前是职业摩托赛车手

这也是打酱油的

从未接触越野

天生恐高

拽着我求带箭扣野长城穿越

这次求带沙漠

双龙二手车没人接盘

是时候开发新用户了

接盘侠来了

这胡子拉里邋遢的

自然就是我本人

自从打小自己赚钱花后

经常被人问你才几岁

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后

从此嘴上从未没毛过

办事也没有不牢过

就这样和剃须刀干上了

剃须刀

gun



这辆车和我有点渊源

我是雷二鲁K

他是雷W陕K

一千多公里驱车来威海喷涂的金刚装甲小包围

还未出厂门

把门撞了

不要问车有没有受伤

来气

门瘪了,车连个痕迹都找不找

人家乾隆去大明湖找寰寰

他去大明湖找石头墩子

停车场又怼了一个

同样

别问他车有没有事

大明湖的石头墩子坏了

双龙车友

封号:雪沙

爱好滑雪玩沙

尤其是雪后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