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装甲越野老炮的诗和远方(您心目中的炮能打多远)

越野老炮的诗和远方(您心目中的炮能打多远)

金刚装甲 金刚装甲 7月12日

国人自己的防爆涂料——金刚装甲

(欢迎关注)


以下记录的老炮

图片全是老炮的真实图片

文字独白混乱

有时会用第一人称

只是看图说话

有点诙谐调侃车友老炮

见谅


这是一位越野老炮

地道的成都温江人

既然是老炮

年轻时肯迪调皮捣蛋惹不完的事

才能修炼成老炮

那越野老炮又是如何修炼成仙的

是靠光板子耐冻吗

在初到雪山跨进老炮的路上

很多装逼中小青年都试图这么做过

结局是悲惨的

高原冻感冒是很吓人的

尤其部分调皮的情侣

慎重慎重

情欲起来不合适

所以

随着年龄的增长

老炮们开始武装自己

比如:摄影

玩命的学习

按快门

按一下好几块

上海外滩柯达大楼地基就是

老炮们花钱盖得


车一定要停在悬崖边上

即使没这个勇气

也要趴地上摆拍出

会当凌绝顶的气势


只是

只是一不小心

全车冻的死死的

不要问我昨晚有多冷

不要问我搂着谁睡

此刻我只庆幸

膀胱里的尿油箱里的柴油

没有冻住

那就是最幸福的

受了这么多罪

只为看一眼日出

看一眼云海

好吧

那就看一眼雾吧

我想如果是老炮

会坚持到第二天

等待云海的出现


这就对咯

我们还有羽绒服

我们还年轻

我们有的是时间

帐篷扎起来

云海飘起来

是哪个狗日的骗我

黄山云海里的太阳

千奇百态

我要告诉他牛背山的太阳

才是最稀奇古怪的

和牛一个脾气

看到云海后

我的心与云一样一样的

后会有期

有一个老炮指着自己的发动机

说:已经跑了40万公里

东西南北跑遍

只剩最后几个湖泊

最后几座雪山没去

我掂量了一下

这哥们花了多少油钱

拿起相机

赶紧追平他的记录

鬼知道

拍这个彩虹

我被淋成谁

鬼知道

我陷车多少次车

鬼知道

四驱带锁在烂泥地里是否有用

我做到了

拍到了

也许离老炮进了一步


于是

我开始学习拍日出日落

学习人家眼里的日落金山


但下山的时候

在外倾的悬崖山路上

才明白老炮不是装的

是一次次的修炼

雪与火的碰撞


趴在雪地上

掏空传动轴的积雪

汗水浸湿衣裳

冰雪强拽着汗水不放

一起变硬

一次又一次


尽管如此

看到可以狂欢的机会

绝不错过

哪怕只是一个水渠

调皮的心

从未老去

你说你不开心就会落泪

泪水化成沙子


我扛起铁锹

觉定移平巴丹吉林

融化成玻璃

做成浴缸

接你的泪水



于是我也像电视里的老炮

飞车飞车飞车

涮锅涮锅涮锅

骑刀锋骑刀锋骑刀锋

我孤寂的做在沙梁上

思考

思考什么时候走出这片无人区

突然

我想通了

做老炮

单打独斗是不够的

我需要好多小弟

让他们扛相机

让他们搭帐篷

让他们烧水泡茶

然而我狠不下心

趴车底下的永远是我

围观的永远是小弟

冲锋陷阵的是我

小弟是我的家人

往后站

往后站

说来也奇怪

小弟们对我越来越尊重

小弟带着小弟

我的队伍已经不仅只有小弟的小弟

还有小弟弟的小弟弟

............


猛禽就是小弟弟

吉姆尼是小弟弟的小弟弟